Not going soft. Time for the UK to build on its influence. Photo © Getty Images

今年早些时候,英国文化教育协会首席执行官邓克然爵士(Sir Ciarán Devane)发表了年度演说,特别提到了教育、文化关系和与下一代互动。他特别提到了文化关系,以及了英国文化教育协会在世界各国开展工作的重要性,并对未来的重要事务做出了一些预测。

英国文化教育协会首席执行官邓克然爵士的主旨演讲(有删节) 

引子

选择这一演说主题的原因是Nadhim Zahawi议员与我说的一席话。在叙利亚危机之前,他是英国议会访问叙利亚代表团的成员之一。他参加了一系列与各部门和商业领袖举行的会议。在两个有英国文化教育协会参与的会议中,议员们见到了叙利亚周边地区的年轻人。当会议结束后,议员们表示,“这个国家要爆炸了”。他们回到英国后便写信给威廉·黑格(时任英国外交大臣),说叙利亚要发生大事了。

进取型外交政策

也许我们可以预料到阿拉伯之春,我们一定预料不到它的结果。因此问题在于我们应该做什么,而非预测要发生什么。我们要问,“这件事可能会发生,也许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降低事情发生的机率”。当事情确实发生了,我们还能够做些什么阻止事态进一步恶化?

随之而来的问题,便是英国文化教育协会如何适应这个世界和相关变化…..

英国文化教育协会的起源和目的

…….当你阅读英国文化教育协会1940年的年报,上面是这样写的,“当今世界无距离指的是将世界上各个种族和文明以迅速且猛烈的方式联系在一起”。时至今日,你也可以写下相同的话。年报还谈到了英国文化教育协会应扮演的角色:我们应该利用最广义的英国文化资源,推动知识、想法和发现的交流。我们应该让世界人民更好地了解英国人民。用其中的原话便是,“让我们创建关系——如此一来,英国会得到世界的认同”。这不仅是实现某些具体的外交政策目标,而是创造一个与世界紧密联系的英国。

一个“要展示,不要讲述”的机构

…..我们的行事方式是展示,而不是讲述。我们要向你展示我们的价值。我们要向你展示我们是一家怎样的机构。我们不会发邮件告诉你;我们会向你呈现。英国是一个包容的社会;英国文化教育协会也以包容的方式行事。我们必须言必信,行必果。

一个不同的世界

…...这个世界面临的重大挑战——包括力量悬殊的对抗、大规模移民、战争、气候变化、技术更新、城市化以及增长的年轻人口——不管他们是这个世界的前景抑或背景,都对我们有着深远影响。关于变化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24小时无间断的新闻也为我们带来烦恼。事情总以电脑病毒的速度发展。这个世界已经大不一样了——但是,不管问题是什么,文化关系总会是解决问题的要素之一。

关于国际关系的理论

我在乔治华盛顿大学攻读硕士期间,我的教授是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表亲,对阿萨德的所作所为有点失望。如今,他是美国国防大学的教授,对他更为失望了。

我想你们之中肯定有人会知道国际关系的三个经典理论。一是现实主义,讲的是国家力量。你需要拥有良好的经济和优秀的军队——毕竟到了最后,国家都是以自我利益为中心的。如果你完全相信你的邻国,那你未免太天真了。机制主义者则乐观一些。他们认为,一个理性的国家在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体系中生存,是一件好事。诚然,如果你可以建立的机制能够降低不稳定因素发生的机率,国与国之间合作是不错的。毕竟,你可以实现你无法独立完成的事情。建构主义者则觉得国家是历史和经验的产物。如果你能改变人们的经历,你便可以改变未来。

在学术领域,理论学家一直在争论孰是孰非。但在现实中,三种理论均有其正确的一面。因此当首相谈到我们对叙利亚危机需要采取全方位手段时,我们感到很振奋。这不仅仅是军事手段,也不仅仅是人道主义手段,还是文化关系、外交以及一切其他手段。我们需要思考全方位的定义。

硬实力和软实力

在政府可使用的各种手段中,有军事和制裁等硬实力;也有软实力。有时候大家对软实力的理解不一。在现实中,软实力包含不同的内容;人们也用不同的方式展现。你可以使用公共外交,也就是与另一国的人们直接互动。此外,还有文化外交。在英国,文化关系是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我认为这是英国与其他各国软实力的区别所在。

当然,让我们为之振奋的是首相不仅是口头说说而已。政府在公共开支评估中设立了高达7亿英镑的软实力基金。这无疑是明确地表示,“如果你有好的项目,你可以投标并实施起来”。我觉得政府的共识让这类全方位方式拥有持久效用。大家认为,如果你将事情做对了,尽早做出投资,预料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并做好准备),其实这也是阻止坏事发生的良方。当你将事情做对了,公共卫生总比手术便宜。同理,良好的外交和公共关系也比小规模战争便宜。

其次,我们要对所做的事情负责,努力将事情做好——这不止是做好事。美国公共外交大师Nicholas Cull教授曾经说过:“(英国)财政部的钱花得最值的地方之一便是英国文化教育协会”…...

长期计划

这是一个长期的工作。我们并不能期望由正确的人花六个月时间去解决所有的问题。这是一个长期的关于建立稳定关系的问题。昂山素季曾说过英国文化教育协会之所以如此有效就是因为它能在缅甸独裁的困难时期给予文化的冲击,而我们现在仍然在这里。我们持续做我们一直在做的,建立关系;而我们的图书馆就是人们能交换信息和想法的地方。长期以及互惠的概念是我们所开展工作的核心。

可持续性

有的人将其称之为可持续性。我们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忠诚拥护者。千年发展目标中的普及儿童的基础教育是非常好的初级目标。但可持续发展目标还包括搭建可持续发展的教育体制:我们不但需要高质量的小学教育,也需要高质量的中学教育和技能以及高等教育。

我们非常支持可持续发展目标。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将自己视为发展机构,但将我们的工作与可持续发展目标联系起来是很重要的…...

文化交流

我们向全世界带来的是高质量的英国艺术和文化,因为时至今日,他们仍然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我们知道英国在该领域有卓越的表现。目前我们位列软实力指数的榜首,并有决心捍卫这一名誉。

那么我们需要做些什么才能创造不同呢?我们需要更好地呈现证据。我们得保持这一真实、互惠的信念。我们得持续发展。我们得坚持到底。我们得在个人、社区和体制层面合作。我们得将各方融合在一起。我们需要继续发展的核心技能之一是合作的能力:在115个国家与私营产业、公共产业以及社会机构通力合作。

总结

总而言之,纵观文化关系的全局,英国其实处于非常有利的位置。我们的合作伙伴和英国外交部都是文化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英国文化教育协会也是其中重要的一员。我们应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感到高兴和自豪。即便如此,我们还处在一个十字路口。正因为我们做的一些工作是长效性的,随之而来是相关的责任。我们在未来几年的工作是持续展示我们创造的影响力。我认为我们可以做到这点。我们需要将自己打造为一个更会思考和聆听的机构。我们在全世界有8,000名同事,关注他们的想法是很重要的。我们可以尝试预测未来是怎样的,也应该参与相关讨论。我们应该问问,一个好的答案会是什么,以及我们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中扮演什么角色。

我们需要向外界展示,我们的声音是值得聆听的。我们开展的每一项活动均对与我们一起工作的人们带来有益的影响——也对英国有益。